发表于:

中美关税提前发生3大原因:1川普国会压力小 2中方不起舞 3



美国总统川普在8月1日晚间表示,将从9月1日起对剩余的3000亿美元从中国进口商品加徵10%关税。根据元大投顾分析师报告,目前中国已採取「拉高底线、收回不当承诺」的策略,因此中美之间达成广泛性协议的希望很渺茫。市场理应有所认知在川普卸任前3000亿美元商品迟早会被课税,现在只是提早而已。

中美关税课徵提前发生,主要理由有三:

一、美国前特别检察官穆勒在国会听证会中没有额外提出新的证据让国会可以立刻启弹劾程序,以致川普应付国会的压力降低。

二、中国不愿意配合川普选举节奏。目前正值民主党总统初选的辩论关键时期,根RCP资料可知,6月以来直接拿川普与目前民主党民调领先的拜登做民调可发现,拜登的民调普遍高过川普,因此川普近期策略希望透过中国加大购买美国农产品方式,来巩固自身的民调。

不过比对美国与中国关于第十二轮贸易谈判后的声明可知,双方虽然都提到要增加中国进口农产品,但中国却提出美方会给予中国优惠条件。由此可知,虽短效的局部贸易协议有助缓解中国短期的经济下行压力,却也将间接帮助川普的选情。除非美国做出一些让步,否则中国与其为了短暂的纾压而让自己面临被川普的美国持续威胁的窘境,还不如採取强硬立场,让川普民调落后情况持续扩大,以短痛换取美国总统换人的较理性谈判。

 三、近期中国经济在强刺激政策的激励下,已经略为稳定,因此在中国经济下行风险有些减轻下,中国在谈判上的弹性空间加大。

 川普关税威胁凸显当前中国在中美贸易协商中的策略思维,即无意配合川普打选战,最终除非川普同意以优惠条件出口美国农产品(对于川普选情帮助有限),或为达成局部协议而取消部分已课徵的关税。

至于对经济的影响为何? 考量第四轮课徵产品以最终消费品居多,尤其是手机、电脑等消费性电子产品,对台湾直接冲击最大且最直接。

但毕竟市场对于关税迟早课徵早有準备,加上中国现在想的是透过贸易战达到削弱川普连任机会的目的,而不是将美国当作敌人,因此研判中国在此时不会针对美国的加徵关税做出太大回应,更不致针对在中国经营的美国企业进行广泛报复,影响较大的还是以从中国出口到美国占比较高的产业为主。

 由于这次意外只是时间提前的意外,且因这次事件使风险升高后,将加大联準会降息力度,因此短线市场风险虽加大,但相较去年第四季及今年5月情况,相对是可控制的範围。

中国川普美国关税经济国会民调课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