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利用空间说一个好故事,就是我的使命



利用空间说一个好故事,就是我的使命

访/Emily 王沛然 编/Yolyo’s Emily

第一次和这位年轻并且非常有气质的Emily 王沛然接触时,就被她口中的理想给深深吸引。她说希望能期盼由社群经营来累积能量、推广好故事、让自己所负责的空间成为一个「空间出版」的平台。在这个空间里,除了有吃(餐厅)有喝(咖啡厅),有读(书店)有玩(活动空间)之外,Emily希望能将说故事这个「口语相传的传统」再次带入人们的生活中。

曾经在北美求学十年时间,Emily其实是一位建筑设计师。部分童年在加拿大度过的她,毕业于纽约大学后,又在Pratt Institute修了建筑研究所的硕士学位。毕业后虽然陆续以freelancer的身份在纽约接了几个室内设计的案子,但是却还是对生活有些迷惘。

她发觉虽然已经顺利念完建筑,志向却不在传统的建筑领域。毕业后一年,有机会得到了一份和空间相关的工作机会,她因此决定搬回台湾试试看。如今,两年过去了,Emily决定继续待在台湾,并且希望能将「远流别境」这个複合式空间重新定位。这次的访谈,我问了Emily经营空间有什幺样的可能性?又为什幺对「传达故事」如此坚持?(以下为Emaily第一人称叙事)

如何找到「声音」这个目标?

研究所毕业后,因为是freelancing接案,我常常会在家里工作。工作时广播绝对都是开着的,也就在那段期间常常听到一些让我很感动的节目。我特别会被说故事的节目吸引住。有些是记者从人文的角度去叙述科学的故事,有些是素人用生动的方式说自己的人生趣事。我感受到一种故事的力量,并且开始主动参与说故事聚会和类似的表演。

回台湾后,因为是在具有历史背景的华山文创园区工作,更有机会常常探讨该怎幺去发掘场域背后的故事。同时也慢慢接触到台湾各式各项的交流平台,像是TEDxTaipei、交点以及Red Room等。我发现其实在台湾这个环境,大家也是非常渴望互相沟通,交换经验。经过总总的观察,加上自己对这种活动的喜欢,我想利用目前空间的优势,将故事贯穿整个氛围。

我很希望能透过一个纯粹的、娱乐性的方式来达到经验互换的过程,将说故事带回到原本口语相传的互动。让文字创作实体化其实是一种跨界的表演,说故事的人需要一点戏剧能力、一点小说创作能力。用身体和声音去表演、去传达和诉说自己的故事。像这样的事情因为台湾人本身有些害羞,所以一开始或多或少会有点困难,毕竟要叫一个人和陌生人分享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本身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但可以说,我希望透过不同形式的说故事来鼓励原创,改善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分享一些感动。

也许一开始必须要找一些比较专业的人,也许是一些作家以及演员,来将说好故事的标準订出来,用一段时间去培养一群对这个领域有兴趣的观众朋友,来鼓励非专业人士来做自己的故事创作。未来或许能有一个舒适的空间,在活动上提供音乐和酒水,让大家在这样非正式的小剧场分享一系列的故事,也许可以是回台湾工作的人的故事、科学家被科学启发的故事等等。

利用空间说一个好故事,就是我的使命 远流别境脸书提供 对于文创有什幺想法?

我觉得,文创是一种跨界与整合的能力。当你在看一幅画和一齣戏,它只单纯的被定义在自己的discpline里面。关于跨界,也不是说将一个名画印在一个马克杯上面就是文创。做文创必须要经过不同领域的跨界,必须考虑到一些产业环境的整合,做到创新。

华山文创园区是台湾第一个文创园区,我很幸运能在这里工作。不过也因此,当所有人的目光都在它的身上时,这里所有的动作都会被严格的审视。这当然是好事也是坏事。我觉得其实文化本身是需要长时间去累积的事情,所以当我们的店只开一年,华山也只从酒厂转型经营进入第六年,但是当他受到外界评论的压力,可能就没有办法很专心让经营者去沈澱、去想到底该怎幺样去实践赋予给这个空间的目标。

因为选择要做的事是比较新的东西,有时候还蛮害怕做不出来的。我不怕得到批评,反而怕做出来后没有回应。 这个空间尚未将自己的价值观传达出来,所以目前来到这里的人还是属于散客比较多,我希望能慢慢凝聚属于这个空间的族群。

有时候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适合的人,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格特质,不一定所有想法就一定要用既定方式实行出来。不过尝试是很重要的,我很庆幸能透过这个工作来了解自己,并且接受自己。

利用空间说一个好故事,就是我的使命 九月初的「故事别境」展览,照片由 Emily 提供

其实我还蛮不喜欢在台北的生活,我每天上下班都一肚子火(笑)!明明交通指示灯是绿灯,但是每天在过马路的时候还是会差点被车撞。我觉得像这样的公民素养,不是一个所谓进步国家应该有的。

像这样的无力感每天都感觉得到,因为工作上都在讲创新、文化这样充满理想性的浪漫东西,不过在离开这个空间的时候便回到了真实世界。这样的落差就像是现在大家对台湾的评语:一个台湾两个世界 。我接触过许多创意工作者,就算明白大环境很差都还是坚持理想,努力做让自己开心并且充满意义的事情。

每天都感到无力的你 又是如何坚持下去呢?

老实说,对我而言经营这个空间最大的动力是使命感。这个空间最初便被赋予了一些使命,期许企业可以转型并且达到创新。过去一年来,我们透过不同的尝试和实验来看有没有创新的可能。发觉了许多可能性后,现在该要如何準确的定位?它到底是一个什幺样的空间?这个问题我必须一直往内心里挖掘,该选择自己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并且思考该怎幺做。

当这个空间被赋予一个很重要的使命时,我自己工作的动力便也是同样的使命感,我必须要儘全力去协助这个空间以及团队达成这个目标。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说要创业其实拥有热情是不够的,要有一定程度的使命感才能走下去,我还蛮认同的。

用热情去拼命会累,因为再多的热情也会被烧光。但当你拥有使命感,即使做的再辛苦也不会轻易放弃,因为背负的责任不是只有自己,还有其他给予期待以及支持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