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如果半沢在新创公司……



如果半沢在新创公司……

网路上对于「半沢」的评论多如洪水。当中,身为硅谷创投的伊佐山元,从他「职业病」的角度提出「如果『半沢』是个创投或新创公司创办人,有可能成功吗?」的疑问。有别于其他文章的论调,伊佐山桑的切入点颇为有趣,并从下列三个由台词延伸出的人格特质进行分析:

1. 复仇心:「以牙还牙、加倍奉还」

「复仇」的情感,是创业者「一天 24 小时、一周 7 天」不眠不休持续工作的重要因素之一。在大公司不受重用或抱负难伸而壮志未酬、不受社会认同而懊恼、市面上的服务或产品难用到让人想骂髒话…将这些负面经验所产生的挫败感与暗藏已久的酝酿转变为反扑力道,开创新的局面,以「你们都给我走着瞧」的精神奋战。

创业来自于负面情感,乍看之下似乎并不是什幺健全的心态,但伊佐山桑表示,在评估新创公司的未来发展上,这类强烈情感的驱动,反而是加分的项目。忘不了当时的悔恨、失败、耻辱…… 这些卧薪尝胆的发愤图强成为在创业路上突破重重困难的原动力,也常是分出胜败的关键。因此伊佐山桑认为,复仇心切的「半沢」多年来持续努力不懈的态度,与新创公司的八字非常相合。此外,「半沢」的机动性高、临场反应迅速。新兴企业每天所遭遇的众多难题,「半沢」应该能奇蹟式地迎刃而解。

不过,伊佐山桑认为「半沢」却非能在银行或大公司出人头地的类型。大企业的领导人,必须具备不计较私人恩怨的宽容大量,与跳脱制式框架的变通能力。伊佐山桑所言甚是。有这幺一说,能够当上社长的人,并不是最有能力、最有战功的,而是不会挡住各路人马前程的人。因此,最后一集「半沢」出乎意料地被碾出银行并调职到子公司的结局,其实是非常符合现实状况的情节。

2.「战场前线」主义:「你要把一个素昧平生的人推上社长的位置?」

世上有不少看起来好像很专业,但实际上是个大外行的家伙。在创投圈里,就有这种三不五时把创办人叫到自己公司的会议室开会,到最后却在一次也不曾亲自拜访过对方的状况下,便决定投资这些新创公司的怪事。此外,在 Google 搜寻大量的资料,有如专家似地侃侃而谈的人也愈来愈多。伊佐山桑认为,像这样就是只会纸上谈兵的知识型蠢蛋。对创投来说,「战场前线」便是全部。只是翻着上百页的报告、听取专家的意见而不到前线走一趟,完全是白搭。前线的火药味、员工的士气、接待人员的应对进退、会议中场休息时间的闲聊、喝咖啡时交换的八卦…等,皆表露出该新创公司的文化与个性。勤跑前线所获得的第一手资讯,比从会议中拿到的数字等分析资料有意义得多了。哪些是有展望的新创公司,只要拜访他们的办公室就能一目了然,而这也是所谓的百闻不如一见。

伊佐山桑表示「半沢」与新创公司的八字非常相合的另一层理由,特别在于剧中「半沢」了解亏损连连的螺丝工厂其实拥有世界顶尖的技术能力,认为只要提供营运上的辅导便能使其转亏为盈,以及对于欲开设美甲沙龙但缺乏创业经验的女性,「半沢」看出她的潜力并提供融资的片段。要做出以上的决策,光靠理论或缜密的计算是行不通的,需要的是能否在前线感受出这些人的处世态度、能否理解这些人对事业所投注的心血、以及能否看出这些人未来发展的丰富想像力。伊佐山桑对如此重视战场前线的「半沢」颇有好感。

3. 人本主义:「决不能看轻人与人之间的情份」

伊佐山桑表示「半沢」这齣连续剧之所以能获得广大观众的共鸣,在于对人的信赖、以人为本的考量贯穿全剧所致。

投资新创公司时,很容易便一头栽进该公司的技术能力或服务内容。的确,所创事业的旨趣与构想是一大关键,但更重要的是所集结的人才,也就是团队。特别是汰旧换新速度快的资讯产业,已经没有所谓的「绝对独特技术」或「万年通用服务」。因此,进行投资时更该重视的是创业成员的团队能力。不少人认为「人才可以之后再来更替或递补」,但伊佐山桑表示,实际上成员经常换来换去并不会带来什幺好结果。远在个人职称之上且肉眼所看不见的信赖,是否连繫了公司的每位成员?众人是否不计较得失,为了组织的成功无私奉献一己之力?领导中心是否拥有浇不灭的热情、信念与决心?伊佐山桑强调,比起技术的可专利性或服务的新颖度,更必须仔细观察做这些事的「人」。

「半沢」面临了诸多困境与无理要求。但很幸运地,他身边有值得信赖的同梯伙伴、忠诚的部下,以及在背后力挺的上司。也因此,「半沢」能够对付、化解一个又一个的难题。伊佐山桑特别欣赏「半沢」与两位同梯间的合作关係 ,也就是当中有人陷入困境时,伙伴们挺身而出并严格予以训斥、砥砺的行动力;私利私欲靠边站、为了伙伴好而倾全力支持的忠诚度;不论个人造化如何,以同年度进公司为荣的同梯情谊。这也是新创公司的创业团队成员所被冀望的理想型态。

长久以来,日本的金融以看得见担保的融资与政府公债等「安全标的」为主,并被揶揄为没有「风险资金」的存在。伊佐山桑表示,他透过创投这个职业,将「以承担风险为目的之资金」提供给更多的新创公司。而投资理由除了技术的优势或服务的崭新度之外,更在于创业者对事业所投注的热情,以及「想把世界变得更好」这种没来由的自信。

剧中,中野渡行长说了「对银行行员而言,最该具备的是什幺?是看人的能力!会不会精打细算还在其次!」这幺一段话。对此,伊佐山桑的感想则为「创投最该具备的是什幺?不是投资或技术方面的知识,而是看人的能力!」。

很久很久以前,日本的银行们也提供融资给默默无闻的公司,并给予这些种子养分,进而拉拔出世界知名的大企业。不知从何时开始,这些银行保守得不愿再踏进创投的冒险世界。「半沢」在剧中说了这幺一段话:「有梦想,就光明正大地去银行借钱。银行是为了这个而存在的」。伊佐山桑举双手赞成,并认为世上的资金应更积极地投注于新一代产业与事业的育成。当然,得在大家的梦想消失之前。

译自 〈 半沢直树はベンチャーで大成するか?〉